疫情之下:在线办公、在线教育平台的痛并快乐

疫情之下:在线办公、在线教育平台的痛并快乐

时间:2020-02-12 07:5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简单来说,开工第一天,钉钉遇到了相当于微博上3个明星同时官宣恋情的流量。

在“家”办公的理想与现实

每一个在凌晨六点定七八个闹钟起床,六点四十冲进地铁OR公交,经过艰难的一小时到达目的地时被挤乱了发型、踩脏了鞋子的白领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——在家上班。而最近,不论职位高低、不论居住地距离公司远近,所有的人都实现了这个心愿。智联招聘的调查数据显示,41.7%职场人所在的企业已经在2月3日复工,而17.8%的企业选择在家办公。再也不用搭乘早高峰的地铁了,不用担心堵车了,不用担心迟到了,真香!

然而,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。

你以为的在家办公是充足的睡眠+舒适的环境+轻松高效的工作。结果,2月3日在家办公第一天却发现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。

先是工作时间从原本的上午9点到12点,下午1:30到6:30变成了从上午9点到晚上9点,更有甚者,凌晨时分还在以极不舒服的姿势靠在床上回复邮件。相信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怀念996的日子。

当然了,在家办公虽然存在各种问题,但为了赚钱,都可以忍。最令人心态崩溃的是“远程办公软件又又又崩了”!

2月3日早上9点,不少网友在微博上抱怨钉钉、企业微信、WeLink 等多个远程办公软件突然不灵了,接二连三出现瘫痪或无法接入视频、语音,无法收到消息的情况。随后,钉钉、企业微信很快通过官方渠道做出了回应,称因为同时在线用户过多,网络出现了拥堵、限流的情况,并已经在尽快扩容、修复网络。

当然了,软件卡顿的主要原因还是远程办公软件低估的集中涌入的流量。要知道,开工首日,全国就有上千万企业、近2亿人开启在家办公模式,这一数据基本是平时的十几倍。

2月3日当天,各远程办公软件数据暴增:

当日,本已有所准备的钉钉在中午紧急扩容1万台服务器。简单来说,开工第一天,钉钉遇到了相当于微博上3个明星同时官宣恋情的流量。

企业微信平台同时涌入了数百万企业,是去年同期的3倍,数千万用户使用企业微信远程办公,同时几十万场会议在企业微信召开。

华为云WeLink,新开户企业数1.7万,日环比增加13%,基于WeLink日会场次12万次,日环比增长50%。

曾经名不见经传的视频会议软件城云云际,数千会议同时召开,万级的参会者使用云际会议开会。

在线教育的“苦心”与“无奈”

受疫情影响无法出门的不止是上班一族,还有学生党。

广东省的中小学、幼儿园2月17日前不开学;疫情最严重的湖北,明确要求延迟入学,开学时间待定;广西、海南、甘肃等多个省市,具体开学时间仍要根据后续疫情的发展情况来定。

但是学校可以停课,学生却不能停学。

1月30日,央视频联系到学而思网校洽谈内容合作,2月1日课程正式上线,平均每节课的实时上课人数达到200万多人。

同日,优酷发起“在家上课计划”的线上招募,目前已有300家以上的头部机构进驻,加盟教师总量超过万人。

2月1日,河南省教育厅下发将在10日全面启动网上教学的文件。两天后,当地许多学校师生开始首次体验到在网上授课与学习。

2月2日,已有广东、江苏、河南、山西、山东、湖北等20多个省份纷纷加入钉钉“在家上课”计划,超过2万所中小学、1200万学生将通过钉钉直播的方式上课。

截至2月3日的数据,中国移动旗下的云视讯,已与河南、深圳等全国30省市展开对接。除此之外,钉钉、企业微信、小鱼易连、会易通、WeLink、Zoom、腾讯会议等,均推出在线教育场景模式。

在线教育之火爆就连短视频平台都想来分一杯羹。2月3日起,三天内,清华大学将通过抖音平台连续3天直播公开课;2月5日,北京大学首期直播课也在抖音开课。上清华、北大课程的理想竟然在抖音实现了!

然而,对许多想要享受假期的学生来说,开设线上课程的“苦心”则不那么好接受。2月5日,有媒体发现,钉钉、腾讯会议这两款原本评分很高的软件在App store上被打出了许多一星“好评”。而评论打分的,都是近期因为要远程学习而不得不安装软件的学生。

这些“好评”的内容各不一致,有的用反讽的语气写着“让学生假期愉快、轻松、自在,让老师放心,家长开心”或“软件十分好用,学习起来,感谢给了我一个充实的寒假!”有的直接说“可恶的钉钉、毁我寒假”。不过他们的打分都整齐划一的为“一星”。

同样的剧情也发生在了腾讯会议、华为云WeLink、企业微信、小鱼易连等开通了线上教学、在线课堂类的软件。

当然,学生的“愤怒”并非没有缘由。学校与社会各界积极做好远程教学的准备是值得肯定的好事。但在真正的开学日还未到来之前,就马不停蹄的与一些平台合作,开展在线上课,是否过于心急了呢?要知道,就连国家为应对延期开学的学生在线学习“国家中小学教育云课堂”也要到2月17日才正式开放。

疫情当前,工作党即使在家,也要克服困难完成工作;而学生也应有权利享受自己的寒假。